您所在位置:首页 >> 电商
电商

边缘丽人小说14章离开

2020/05/29

边缘丽人(小说)1~4章

菩提禅芯92。

边缘丽人。

题记:野渡无人舟自横。

谁在岸边买江水?

一。

话说桃花,山贼去年改行在此摆渡,没摆几天,因江南桥通,就此失业。后经友人路过指点,设点摆摊卖水。

看这着实清闲,已成野渡,哪有路人?

坚持数月,虽然路已荒芜,路边的桃花却盛开了,甚是艳丽。陆续有人前来赏花,卖水生意渐好。三月十八,恰逢一胸模前来拍广告,引来观者无数。光卖掉的水达二千多瓶,水都是就地江水罐装成本低,当天大赚三千。山贼欣喜若狂,早早收摊回家。

夜晚,这贼人,现不敢再叫贼人,他已改叫水哥,梳妆打扮一番,趁月色开车进城。在老树茶楼开个包厢,邀了几个小贼一道,泡了一壶碧螺春,正海阔天空瞎吹。不料,忽然进来一人,把几个小贼眼都看直了,原来是胸模也来此一泡,走错包厢。

水哥心想,若在野渡雇几个胸模当服务生,势必引来痴男无数,生意自然看好。主意已定,便上前与美女打听,是否有女伴愿到野渡兼职。

这水哥也是,野渡水摊仅破桌一张,两个三脚凳,才去?

然可未必。翌日一早,远远走来一个瓜子脸,身高一米七左右,狗公腰,特丰满,至少36D。不但胸大,脸还带桃花,丹凤眼。一笑两酒窝,和她微翅的特般配。走在街上回头率特高,连八十岁老头也会停下观望,眼睛出火。水哥一眼就认出是胸模。原来胸模果真带着三个美眉前来,水哥心想这一下有戏,连忙上前热情招呼。

二。

四位美女,移驾江边,莫是真要来和俺水哥合作

胸模摄像头的像素只有200万!而且还不能拍摄视频!斜视水哥一眼,心想,要不是看你一米八五像个帅哥,鬼才跟你合作。小嘴一笑,再丢给水哥一个媚眼。哈哈,是想和你合作,但不是卖水

水哥本想好一个商业策划、运作的套路,准备在江边弄个桃花节”让游人争抢与美模她又给我重复了一次合影,每次十元。那时,一个个臭男人定欲火旺盛,口干唇裂,不愁不狂饮南江冰水。南江冰水”是招牌,实为江中简易过滤水。到时,一箭双雕,坐着数钱。

水哥听胸模说不是卖水,望着胸模,还没说话,胸模又是一笑,笑的让男人六神无主,笑的让男人骨质疏松。

嘿,这样吧,你卖水也不能赚几个钱,还不如跟我们走,如何

水哥心里一愣,跟你走能干嘛

你跟我们走,就做我们的经纪人,一个月至少给你五位数,可否

水哥可不是,心眼一转,就知道这胸模搞不好是要找他当保镖,没准还要赚职什么的。当然不是妓客的,但接近这个意思。这活难不倒水哥,想当年水哥上山为贼,飞檐走壁,偷瓜摸果,观言察色,八面玲珑,本是拿手好戏。虽已改行,功底还在。有美女相伴,又有如此高的收益,有谁不愿意?

然水哥深懂钓鱼之术,便不紧不慢地说,回美女话,知道跟你们走,秀色可餐饿不了俺,但在江边卖水自由慣了,能容俺想好,再答复你吗

好吧,三天后答复我

说完,胸模扔给水哥一张名片,带着三个小妹飘然而去。

水哥望着远去的美女,在江边许久没回过神。

三。

胸模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离二十五岁的生日还差十八天。她从小长在鄂西神农架边上的一个小镇,父母是个地道忠厚的林区农民,只生她一个女儿,虽然家里以打柴做酒为生,并不富裕,但还是把她捧在手心,宠爱有加。由于林区小镇教育条件差,混到高中考不上大学也就没念了。那年,她才十八岁,已长得前凸后拱楚楚动人,肤色白里透红,真的像出水莲花,镇里的小伙看她一眼都要咽口水。

那年的深秋,枫叶红了。刚好,有一帮驴友自驾游路过她家,把带到南方海滨城市厦门。从未出过远门的她,得到好心驴友的帮助,在一家時装店卖衣服,虽然工作不重,但要从早九点站到晚九点整十二个小时,下班后也是腰酸背痛的。店里因她来后,引来好色男人找她磨叽买衣服的不少,挺着大肚子的老板娘甚是喜欢,待她也不错,就是月工资才二千多元低点,扣除房租、水、电、饭钱等,所剩无几。

后来,老板娘回家生孩子,老板下班后寂寞会带她去歌厅K歌、喝酒,本来怕老婆的老板,一来二去也敢酒壮色胆挑逗她。有一次,酒喝多了,老板送她回住处趁机把她压在身下…。

酒醒后痛不欲生的她,也慢慢变成破坛子破摔的心态。老板特意买了一个时尚oppo给她,从此俩人下班后,便常出入夜色鹭岛黄金海湾花样年华等风花场所。也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情骂俏,尤其能把情歌唱得如邓丽君再现,迷死了一大片男人。

好景不长,老板娘回来了。常与老板眉来眼去的动作,已改不了她开放的心性。三、五天后,便被老板娘看出端倪。最后,店老板夫妻大闹一场的结果,是把她踢出店外。

本就想不干的,拿着老板偷偷塞给 她的两万块钱,给老家父母寄去一万外,剩下的索性跑去泉州、石狮闽南沿海耍了一遍。途中认识了一个说是来自湖北十堰的老乡。那老乡也是个女孩子,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她告诉,在闽西山城的一家KTV做前台经理,手下还管着二、三十号公主。问她要不要去,如她想去保证她月收入过万元。心想,反正在厦门也呆不去了,不如跟她去闽西看看。

从那一后,便正式踏入风花夜场的门,本来心善聪慧的她,在老乡的关照下,很快就学会混迹江湖的各种技艺和心术。

几年来的打拼,除了每月准时寄给父母五千元外,由于干这个行业在化妆、美容、穿戴等方面花销大,实际手头也没什么积累。让她感到最苦恼的是在夜场,总会不时碰到语带醉态、不三不四的疯狂男人,若自已心情不好出言不逊,就会受到非人般的污辱。此时,多么希望有一个能给她依靠和保护她的男人。

深信,来夜场消费的肯定没有一个好男人,虽然也想找个能对她真心的,但试了几个都是上完床就失踪。有一个还趁她熟睡,把她的、项链、戒指都带走。所以,至今仍名花无主,每当三更回房,总是悲伤落泪。

现在,在夜场已小有名气,不时有各类老板请她去兼职车模、衣模、胸模,还有地下小影视制作。能让她忘记伤痛的是拼命赚点钱,好早日脱离这黑白颠倒的世界。

四。

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

春天的心情,谁能都像诗人胡诌的那样个个春暖花开?水哥此时望着窗外的烟雨,心烦意乱。下雨天,谁会去野渡?如果有,也是雨中情人伞下浪漫空徘徊,无需买水。

两天没去摆摊了,水哥在家里只能与朋友发发微,泡泡茶。说实在,水哥这两天,不是没想到要与胸模,只是在犹豫,去风花夜场有点损个人在朋友中的光辉形象。不去,卖水不说坑的确赚不了几个钱。水哥这人不是好色之徒,胸模长的漂亮大方,对他来说也只是好感而已,并不是趋之若鹜。所以,这也是水哥迟迟未复的另一个原因。

不过,水哥心里还是有点好奇,心想迟点再给胸模挂个问问。

你好,哪位

刚是你挂的吗,我是是那个胸模挂过来的,声音甜甜的。

俺是卖水的水哥,你在哪

我现在有事,九点后在老树茶楼见水哥刚想说点什么,对方已挂了。

九点左右,水哥准时应约到老树茶楼选一个靠窗的包厢坐下,正想给打个,穿着一件牛仔风衣敲门进来了。

我也刚到,看你从停在路边的别克下车,就跟在后面。我喜欢喝铁观音,其它的不要脱掉风衣连包包一扔,坐在对面沙发。

水哥看了一眼,低领的胸口事业线分明,真的胸涌澎湃,脸上潜意识泛红。一下不懂得说什么好。

还是先开口,你挂我时,俺正与欢唱的老总通话,讲了半个多时辰

双手绾了绾头发,接着笑着问, 大哥,现在你意思怎样,想好了没有

水哥很少与美女单独坐面对面,似乎觉得很不自然。听一问,正想说能不能让他再考虑考虑。还没说,一个女服务生进来冲水泡茶。等服务生走后,水哥缓和了一下,心眼一转,笑着反问,叫我去能帮你做什么

品了一口茶,瞪着水哥看了半秒钟,水哥被盯了心一颤,看什么,有那里不对”哈哈大笑,对,你能做的很多”

刚刚,欢唱的老总跟我讲,他新开张的KTV已准备试营业,想叫我做他的服务部经理。你可别小看我,俺可帮他召集三十多个姐妹。但我需要一个男人做我的帮手

你看我行啊

我看你是猛男

拿出,叫水哥扫描加微后,告诉水哥,有空慢慢聊。说她十点多在荣顺国际酒店开了两桌,请她们一帮姐妹喝酒,问水哥要不要一起去?

水哥看了一下,说,好!跟你去开开眼界

起身穿好风衣,左手拿着包包,右手顺便拍了一下水哥说,那就走吧。

胃溃疡
泰州白癜病医院
内江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