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IT
IT

历史的尘埃算计下网络

2020/09/28

历史的尘埃 算计(下)

“哥哥,怎么会是这样?”地牢中,艾依梅红着眼睛看着亚宾问。

“有古怪,好像不对劲。”亚宾左右看了看,确定地牢外面没有人,两人的声音不会被人所听到,这才开口缓缓说。

这是他刚才被抓之后的第二次说话。第一次,在听到精灵骑士把格兰登塔主刺伤,然后铺天盖地的诅咒魔法把两人放到的时候,亚宾用最后的力气很小的声音对艾依梅说了一句:“千万别胡乱说话。”此后他就再也说话,连表情都是一脸的呆板。

“怎么?”艾依梅愕然。

“我们好像踩进谁的陷阱里去了。不过运气还不错,不是针对我们的陷阱,我们只是陪衬。”

“什么?”

“两位飞马骑士精灵都是露亚长老选派出来的人手,无论是发生了怎么样的争执,他们也不可能会和别人动手。而且以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杀伤格兰登塔主这样的大魔法师?”直到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亚宾脸上的神情也完全回复平常的精明干练。“这肯定是个陷阱,所以我叫你不要乱说话。这种情况下越是表现的不起眼,别人越不会注意我们,我们才越有机会。”

“你说这都是布置的?假的当时有三个塔的五个人都看到了啊。他们都说是格兰登塔主没有防备……”

“那几个人被人用心智魔法控制了。”亚宾虽然还是被绑着扔在地上,但是眼中的光芒像是从一只无害地兔子突然变做了蛰伏的野兽。“我在埃拉西亚看到过那个红衣主教的死灵法师使用。我感觉得出一点点类似的魔法波动,而且那几个魔法师的神色都似乎有些古怪。”

元素魔法师在无心状态下地魔法感知能力都无法和修习白魔法的牧师和圣堂武士相比,而且亚宾对心智魔法的印象很深,深到了即便是他自己刻意要忘都忘不了的地步。

“但是牙之塔中可没有人会心智魔法啊。而且这种冷门魔法很少有人修炼的……”

亚宾想了想,说:“刚才不是听说艾登大师来了个客人么?但是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没有看到?能够和艾登大师这样的大魔法师交往的人。怎么也不会是普通人吧?”

“也对,艾登塔主除了和失踪的艾斯瑞塔主是好友之外,几乎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朋友。你的意思难道是……”

亚弃默然了半晌,摇摇头:“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栽只清楚我们还是尽快逃跑地好。没必要留在这里做牙之塔内部矛盾的陪葬。”他一边说话一边就已经站了起来,身上捆绑着的绳索滑落而下。

捆绑两人的是魔法师而不是盗贼,那种绳结对亚宾来说和小孩子胡乱绑的没什么区别。而魔法师本来的主要束缚方法就不是这两条绳子,而是两人身体中的虚弱和迟缓等等诅咒。但是可惜,即便是大师级地元素诅咒在白魔法的净化术之下也是难以为续。

地牢地锁上虽然有着很强魔法封印效果,足够抵挡宗师级的火焰魔法。但是亚宾只用了一个小小的铁丝就打开了。这些盗贼的小门道并不怎么难学,特别是对有心想学的人。

但是当两人正要偷偷摸出去的时候,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却冲了进来。亚宾示意艾依梅重新躺回角落里去,自己则站到了牢门边隐藏起来。这里都是魔法师,只要是在近处陡然发力,他又绝对的优势。

不过他旋即就发现这好像是没有必要地了。一众魔法学徒浩浩荡荡地冲进了地牢,为首的就是那个一身火红色衣服的炎之塔魔法女学徒。她手里拿着一把魔法钥匙,向着本就已经开了的魔法锁捅了两下。拉开了牢门。对着里面喊:“我们来救你们了。”

塞莱斯特,光辉城堡的传送阵中蓝色的光芒闪过。侯爵面带微笑地出现在传送阵中。

艾登大师地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在笛雅谷的二十年间,他就已经看穿了这个看似平淡的老头心中的**比谁都强。被山德鲁拿走的那两件东西早让他想的发疯了。自己一亮出这两个东西,他几乎就连掩饰自己的**讨价还价的能力都没有了。

而过于强烈的**永远都是遮蔽人理智的东西。

艾登大师做起事来没有了丝毫死灵法师该有的沉稳冷静,宛如一个饿得发慌了的强盗般冲动莽撞,连计谋也破绽百出。不过这些也都无所谓,反正凭着他麾下的上百高位魔法师,应该可以夷平没有了太阳井守护的低语之森的。世界树之叶已经唾手可得了。

刚刚带着这些微微有些得意的想法从传送魔法阵上走下,侯爵脸上的微笑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一个人正站在对面盯着他。

<安卓应用搜集用户信息的强大“借口”就是“整个行业都是这样”。p>这个人动也没动。好像一直就是站在那里的,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宛如一尊雕像。直到看见侯爵从传送魔法阵上下来,这才走了上来。

与其说他是一直盯着侯爵,不如说他是一直盯着传送魔法阵等着侯爵回来。<企稳/p>

“陛下让我在这里等着主教大人,请主教大人立刻前去会议室。”塔米克骑士对侯爵行了个礼。脸上依然是那种雕像般的木讷呆板。他的身后还有着其他两个圣堂武士打扮的人。

足有好几秒钟,侯爵脸上的僵固了的笑容才溶解。不过似乎溶解得并不彻底,仿佛还有着不少尖锐的冰刺忍不住在其中凸显。“好……陛下真的料事如神,我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祝塔米克骑士你马到成功。”

塔米克骑士依然木讷着脸,没有丝毫的表情。

目送着侯爵离开,塔米克骑士和身后的两位圣堂武士从怀中拿出传送卷轴拉开。

蓝色的传送光芒消散之后,塔米克骑士三人出现在了传送魔法阵中。不远处,地水风火四塔高高的送礼者,这里是牙之塔的传送魔法阵。

不远处看守传送魔法阵的两个魔法师走了过来。牙之塔的传送魔法卷轴并不是随便可以得到的大路货,这一下出现的三人很明显都是教会的人的打扮,而牙之塔和教会并没有来往,甚至因为曾经和魔法学院的敌对关系而算得上对立。“你们是谁?请问来找谁的……”

咔嚓,两个魔法师的头撞到了一起碎成了一团。他们明明看到了那个一脸木讷的骑士走过来,伸手按住自己的头,他的动作似乎也并不怎么快怎么有力,但是直到他们最后听见自己的头颅破碎的声音的时候都没办法有丝毫的挣扎。

塔米克骑士丢下了两具头都烂掉了的尸体,身上手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上。他的动作很自然随意,好像也很老练,没有丝毫的杀气甚至是烟火之气,就好像是一个老农去自己的瓜田里摘下两颗瓜,连眼神都一直看着远处闹嚷的人群。牙之塔现在还陷于慌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陛下说得没错,我们出发吧。从这里往北,跟着一路的魔法元素痕迹就是了。”

宝宝腹泻不吃东西
合肥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广安看白癜风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