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数码
数码

不朽星神第章他真的来了美食美食

2021/01/04

不朽星神 第730章 他真的来了

哒!哒!

秦烈大踏步向碧果儿走去,他的目光,别说看了,瞟都没瞟向心鱼!

极端强势!

秦烈这一手,全场震动!

“没错了!他绝对就是元宗的那个秦烈!除了元宗,又有哪家的弟子会有如此修为?其资质之高,惊世骇俗!绝对的惊世骇俗!”

“哼!看样子妙月宗和天星门联盟的事要有变化了!”

“有变化?呵呵,他们还想联盟?联盟做什么?对抗元宗么?”

“你们注意到没?那秦烈之前说碧果儿是他的人!看妙月宗的反应,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难道他们是私定终身?”

“呸!没听栖霞一下子就认出秦烈了么!而且我听说前些日子栖霞还带着她的弟子去元宗做客!一定天星门不知道对心鱼那个女人许下了什么好处,这个女人才逼着碧果儿嫁给夏夜的。..”

“就是就是!碧果儿那样的可人儿,怎么看都和秦烈更相配,真不知道心鱼的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竟然把碧果儿嫁给夏夜!”

“没错!现在秦烈找上门来了!看她要怎么收场!”

……

殿内还好,这些宗门掌门什么的还顾忌一些,殿外的弟子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顿时纷纷猜测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但是总的听下来,无非就是嘲笑心鱼没有眼光,白玉公子夏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结果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夏夜脸色一片铁青,在他的眼中,碧果儿已经是他的人了,只是差了这临门一脚而已。可是现在秦烈的出现明显让他成为了一个笑话!夏夜绝对不能容忍发生这样的事!

“心鱼宗主,这是怎么一回事?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虽然是盛怒之下,但是夏夜并没有失去理智,可是他依旧无法控制地直接向心鱼发出了询问。

心鱼闻言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可是很快的,心鱼的内心便涌出一股怒火。

别说碧果儿和秦烈没什么,就算有什么,心鱼也是一宗之主,他夏夜不过一个晚辈而已,什么时候轮到他来质问她了?

“心鱼宗主,夏夜不过是太着急了,并没有不敬的意思。不过老夫也希望心鱼宗主能给一个解释。”

看到心鱼的脸色,狡猾如狐的田罡梓怎么会不知道心鱼的想法,虽然他不认为夏夜做的过分,但是现在他们在妙月宗,来搞破坏的还是元宗的高徒!元宗天星门是绝对惹不起的!也就是说秦烈他们是惹不起的,只能把压力推向心鱼!

他们来提亲没错,可是他们提亲的时候可是不知道碧果儿和秦烈有旧情,谁让答应联姻的是心鱼呢?就算因此得罪了秦烈,这后果也得让她们妙月宗来承担!

退一步讲,就算今日无法联姻,天星门无法按计划介入妙月宗,那也要让妙月宗大出血,狠狠的宰这群娘们一顿,就算是给天星门的补偿了!

不得不说田罡梓的算盘打的很精,而且看得出这样的事情他做过不少,不然为何反应会这么快?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她不过是跟着她师父去元宗做客而已,不过,果儿绝对是清白的!这一点,我能肯定!”按下心中的恼怒,心鱼摇摇头,道。

碧果儿天性单纯,又从小在妙月宗长大,总共离开妙月宗也没有几次。而且每次出门几乎不是和紅姝一起就是和其他弟子一起,并且很快就回来了。虽然上次在元宗待的时间长了一点,但是可是和栖霞一起,若说碧果儿和秦烈有私情,心鱼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心鱼宗主既然这么说,那我就信了!我天星门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但也丢不起这个脸!”

田罡梓说罢,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就在田罡梓质问心鱼的时间,秦烈已经走到了殿内,扫了一眼殿内众人,最后,秦烈的目光落在了那主持仪式的老妪身上。

“刚才你不是问谁有意见么,现在小爷说了,我就很有意见!你准备怎么办吧。”

秦烈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俯视着那老妪,仿佛施舍一般,就那么随随便城管启动灭“狼烟”行动便的说了出来。

老妪被秦烈瞧的心中慌乱,下意识的看向心鱼。

暗骂了一身废物,心鱼也知道这个时候她不得不站出来,不然不知道得闹出什么乱子来。

“秦小友,我知道果儿在元宗做客的时候和你交好,她回来也曾说过,说你待她像哥哥一样。今日果儿大婚,你这个哥哥前来参加,果儿一定会高兴的!”

听到心鱼的话,覆在碧果儿面上的面纱猛地飘动了一下,虽然她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现在看来,碧果儿的内心可没有她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碧果儿那里的动静秦烈显然注意到了,温柔的对碧果儿笑笑,道:“不用怕,我来了!虽然有点晚,但还算来得及吧?”

碧果儿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她的欢喜之情大家都能感受出来。

秦烈眼底闪过淡淡的温柔,随后转向心鱼,冷笑一声,道:“心鱼宗主好口才,这指鹿为马的本事果然不错!我是果儿的哥哥,你怎么不说我是你的老爹?果儿是我的人!我再说最后一次!”

“什么指鹿为马?他说的是什么?”殿外,混在人群中的白鸾疑惑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等这里的事情了了你直接问他就是了。”月炎耸耸肩,道。

有时候秦烈说的话是挺莫名其妙的,如果不问他根本就不明白他的意思。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白玉公子几乎要发狂,这个秦烈,真是太嚣张了!

“气死你了?那你去死了好了!你怎么还不去死?”秦烈嘴角噙着一丝笑容,看起来优雅而又有魅力。

白玉公子的脸狠狠抽搐了一下,就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一样。

“呵呵,大哥的嘴还是这么厉害,真是能被他气死!幸亏和他作对的不是我!”月落一副庆幸的样子。

“你放心,要是你不用心修炼,秦烈对你也不会嘴下留情的。”木斩风面无表情地补充道。

想起秦烈的手段,月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后怕道:“还是算了。”

殿内,所有人心中震动,不过没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都一个个的静静的看戏,作为观众十分的合格。

“好!很好!秦烈,我知道你是元宗的弟子,可是元宗也不能不讲道理!我们天星门虽然比不上你21日们元宗,但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我和碧果儿的亲事是两个宗门的长辈一起定下的,我不管你和果儿之间曾经有过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有心发飙,可是田罡梓满含警告的一眼又让夏夜不得不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欺负?哼!小爷还告诉你们了,如果还不滚回去,就不是欺负,而是灭杀了!”

秦烈冷声道,声音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霸气的味道。

田罡梓的眼睑突然跳了一下,身为天星门的大长老,他自然清楚元宗对秦烈的看重。可是若他被一个半大的少年喝退,他倒是不要紧,天星门的脸就丢大了!本来他还打算利用妙月宗抵抗一下,可是现在的事态根本没往他预料的方向上走,特别是听到秦烈说灭杀两个字,田罡梓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有心找个台阶,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白玉公子的话已经飘进了他的耳朵,听到白玉公子的话,田罡梓脸色猛然一变,心中狂叫糟糕。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把我天星门灭杀!”

“呵呵……哈哈哈哈……”先是轻笑,随即大笑起来,秦烈歪了歪脑袋,问道:“你确定?”

“不用!不用!秦上士,不用了!呵呵……”

不等白玉公子开口,田罡梓已经替他做出了回答。秦烈有什么本事他不知道,但是和秦烈有怨的门派都被元宗给灭杀了,他不敢赌!天星门虽然算是中等偏上的门派,可是和元宗比起来,那绝对是蚂蚁和大象的比较。

恼怒于田罡梓的多嘴,白玉公子有心否认,可是看到秦烈那淡淡的笑容,白玉公子心里一突,到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看着此刻的秦烈,碧果儿目眩神迷,紧咬朱唇,生怕自己哭出声来。

“他来了!真的来了!”

碧果儿没想到秦烈竟然真的会出现!虽然这一直是她所期盼的,可是现在秦烈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碧果儿的心里现在依旧无法平静下来,她实在是太意外了!若不是有紅姝扶着,说不定碧果儿此刻已经坐在地上了。

感受着身边传来的颤抖,紅姝心中略有欣慰,果儿她终于得偿所愿了。

紅姝的目光复杂,和碧果儿一样,她也没有想到秦烈竟然真的会过来,而且如此的强势!想起在元宗时秦烈的模样,紅姝困惑了,到底哪个样子才是秦烈真正的样子?

这一刻,紅姝对秦烈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当一个女人对男人产生好奇心的时候,她距离沦陷的日子也不远了,没有人知道紅姝听没听说过这句话。总之现在,她对秦烈产生了浓厚的情绪,她很想知道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子!

“姐姐,他真的来了!”碧果儿稳定了心绪,对旁边的紅姝轻声道。

“是啊!他竟然真的来了!”紅姝点点头,美目迷离。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承德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太原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