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通讯
通讯

紫血圣皇第133章万夫莫开网络

2020/09/28

紫血圣皇 第133章,万夫莫开

“泰坦族,”冷凝兴警惕的盯着眼前巨人,但很快他脸色变了,对方身上释放着强烈的敌意,

泰坦族,也称之为巨人族,百族称之为泰坦,人族称之为巨人,只因其相貌几乎与人族一般无二,

但是,比起人族亿万之巨,巨人族却是九牛一毛,其战斗力却是百族中最靠前的族群,成年的巨人可与龙族搏杀,

司徒宏也愣了一下,看到那张熟悉的连,他露出了笑容:“你真是及时雨,说來就來了,”

这让冷凝兴脸色更加难看,这名十丈高的巨人,绝对是换血巅峰的实力,身上的那股压迫感,更是让冷凝兴浑身发毛,

“我若是不來,明年的今日,怕是要上你的坟头祭拜,”秦墨笑着回道,“打开阵盘,我们走,”

“走,”司徒宏指着对面的冷凝兴,道,“他怎么办,”

“何必急于一时,”秦墨回道,

犹豫了一下,司徒宏收起了阵盘,來到他身边:“听你的,”

“哪里走,”冷凝兴握着巨斧冲了过去,即便人族援军到了,伽蓝族也有一战之力,如今他哪能把司徒宏就这么放走,

秦墨蹋前一步,一刀朝冷凝兴斩下,斧头与刀锋对撞在一起,发出“锵”的一声,溅起了无数的火花,周遭虚空都是一震,

冷凝兴浑身的符文碎裂,被这一刀劈的倒退数百丈,才稳住了身形,嘴角溢出一缕血迹,再看向秦墨,脸上全是忌惮,

此刻他虽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一斧头却也有巅峰的实力,却沒想到对手随手挥出的一刀,便让他落入了下风,且对方依旧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司徒宏惊讶的看着秦墨,此刻他都有些看不透秦墨的实力到底几何,不过他却沒有想要乘胜追击的想法,

“你先走,我來断后,”秦墨横刀身前,

司徒宏扭头就走,转瞬间便消失在了内城,冷凝兴握着斧头的手在颤抖,他的虎口已经开裂,有心想追,可看到秦墨,脸上却露出了忌惮,眼前这人绝对有斩他的实力,若非外面还有他数百万伽蓝族围困,怕是早就动手了,

“放了一个司徒宏,拉上你垫被,到也不差,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至少该是一名人族天骄,”冷凝兴也不着急动手,

用司徒宏换一个换血巅峰的人族天骄,绝对值得,况且真动起手來,秦墨是有机会杀他的,

“那你错了,按潜力算,我是准至尊,”秦墨笑着回道,“话我放在这里,能不能杀掉我,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准至尊可逆斩大能,至尊可与王者搏杀,一个小小的四星玄关里,居然來了一名准至尊,冷凝兴又惊又喜,

惊的是对方实力恐怖,有瞬杀他的能力,喜的是杀掉这名准至尊,可抵整个衡水军团,

“你若是不走,我便放他们离开玄关,”冷凝兴激动的说道,“我立即可以下令,让大军让开道路,”

“你当我傻啊,”秦墨不屑的扫了他一眼,转身一跃,便落到了内城城头,

此时,司徒宏正好到了城外,见秦墨退回,他怒吼一声,朝包围而來的伽蓝族军阵冲杀而去,

族长出來,被堵在城外的衡水军团士气大振,立即紧随而去,至于秦墨的安危,此刻沒人在乎,一个能从虚空阵门冲杀到此的天骄,又何需他们來担忧,

阵盘将大部分攻击隔绝在外,剩余的几万衡水军团残兵极速开始推进,秦墨落下城头,便是一刀斩下,恐怖的刀气直劈的大地凹陷,数千伽蓝族战士殒命,

“哪里走,”冷凝兴终于跟了出來,但他看到的却是一双双恐惧的眼神,不知何时他的大军已经士气涣散,两名副帅不知所踪,

他的出现,让伽蓝族大军的士气缓和了一些,尽管恐惧秦墨,却目露凶光,杀气腾腾,

看着远处司徒宏撑开阵盘,包裹着残余战士推进,冷凝兴皱起眉头,目光最后落在了断后的秦墨身上,命令道:“莫要理会这些败兵,将他留下即可,”

秦墨目标实在太大,伽蓝族战士自然理解大帅的意思,瞬间秦墨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司徒宏那边的压力则减轻了不少,

他毕竟是换血巅峰的强者,有他打头,加上这些伽蓝族战士对他们爱搭不理,不到片刻便推进到了外城城门处,

眼看着要出城了,这时候老兵们立即想起了秦墨,道:“族长,他怎么办,”

司徒宏回过头,只见秦墨挥舞着大刀在伽蓝族战阵中左突右冲,他虽然战力强横,但伽蓝族却如潮水一般涌过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结成合围阵势,将他困在其中,

可是,司徒宏却一咬牙,道:“继续突围,我们留在这里,只是累赘,”

老兵们眼睛都红了,难以相信族长居然下达了这样命令,可就在此时,林侗突然站到前面,道:“司徒族长说的沒错,我们留在这里不过是累赘罢了,只有我们冲到虚空阵门前,少族长才好放手施为,”

闻言,老兵们顿时明白了什么,这和他们之前做的一样,只不过换了一个位置,现在是秦墨拖在这里,为他们争取活路,

“走,”一咬牙,老兵们再次开始推进,遇到的阻力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很快便冲到了外城,

“砰”大门紧闭,他们回过头只能看到那残破的城墙,以及城内的喊杀声,这一刻他们心底沉甸甸的,

“呜吼”

城内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吼,那心悸的之感再次出现,沒等他们抵消这吼声带來的恐惧感,一道擎天的身影落在了外城的城头上,他握着刀猛的回头一斩,数百名伽蓝族战士被劈成无数段,

蓝色的血雨洒落大地,让老兵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他们想象中的事情沒有发生,秦墨沒有跳下城头跟上來,反而屹立于城头上,握着刀开始砍杀,

伽蓝族战士悍不畏死的开始冲锋,被砍翻的尸体堆积的越來越高,直到外城的城墙两侧,以秦墨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阶梯,

到达虚空阵门前,司徒宏才敢回头,他的心比任何一个老兵都沉重,若是秦墨战死在此,他必然不会苟活,

回头,他看到的却是一座尸体堆积的山峰,城墙已经被淹沒,远远看去,那道十丈身影已经变得瘦小,

不仅仅是他,虚空阵门前的战士也都呆呆的望着这尸山,他们是看着尸体累计成山的,所以震撼远甚于刚冲出來的老兵,

蓝色的血水“哗哗”的从尸山上流下,当所有人都以为那人很快就要坚持不住时,那些冲上去伽蓝族,便被被那把大刀砍翻,而后头颅滚落,尸体堆积在山上,累的越來越高,

秦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李小虎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谢天问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紧握着断刀的傲秋,都有些呆滞,她自信可以做到这样,但她绝对做不到这么轻松,

那道身影中,似乎潜藏着无止无尽的力量,永远都不会疲惫,他的刀锋永远都是那么锐利,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傲秋握着断剑的手更紧了,堆积起的尸山给了她沉重的压力,

相比于傲秋,冷凝兴快麻木了,短短数个时辰,他至少损失了十万战士,这若是与人族军团对阵的死亡,他当然不会如此,可这是一个人杀的,

他沒敢冲上去,此刻他是整个军团的魂,他若是冲上去,一旦被那人有机可乘,便会被斩,那可是一名准至尊,

可每当他以为对方疲惫职住分离现象严重时,那刀锋便会冷冷的告诉他,这人还沒有疲惫,

秦墨已经很有沒有这么畅快的挥过刀了,神魔zǐ金血透着冰冷的气息,所以他并未杀红眼,心底极为冷静,所以他挥刀极为精准,

当他看到司徒宏他们回到了虚空阵门前,手中的巨龙突然沉重,达到足足十万斤顶峰,

尸山因巨龙的沉重动摇一下,秦墨回头扫了冷凝兴一眼,挑衅道:“想杀我,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了,”

冷凝兴心头不由“咯噔”一声,暗叫一声不好,却已经來不及了,只见秦墨手起刀落,恐怖刀气凝聚在刀身上,这一刻人们好像看到拿刀化作了一座桥,释放者刺眼的光,走上着桥的人,可到达彼岸,

刀轰然落下,沒有任何征兆,刀光所及之处,所有的伽蓝族瞬间被绞杀,刺眼的白色刀气泯灭了一切,

余晖散尽,人们看到外城城墙与虚空阵门处,被劈出了一条数百丈深的沟壑,在这沟壑的周围百丈,沒有一个伽蓝族战士,血干了,尸体早已化作齑粉,

等冷凝兴反应过來时,秦墨早已消失在了城头,他跳了上去,呆呆的看着那条沟壑:“这就是准至尊的力量,”

之前他对秦墨的话还有所怀疑,然而那堆砌起的尸山,这条百丈沟壑,以及被斩的二十万战士让他不再有丝毫怀疑,

“不杀你,我无颜回见族中长辈,”冷凝兴红了眼,一股怒火冲至全身,“不惜一切代价,斩了他,哪怕冲到玄黄大陆,也要斩杀此人,”

呆滞的伽蓝族战士瞬间清醒了过來,想到那座尸山,想到了眼前的沟壑,想到沟壑下被刀气搅碎成齑粉的数十万同袍,目光变得腥红,

就在此时,人族的军阵前方,秦墨浮现而出,他沒有走入军阵,就这样站在军阵前方,

面对着咆哮而來的数百万伽蓝族战士,秦墨吼道:“吾乃人族至尊秦墨是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杀气腾腾的数百万伽蓝族战士定在了原地,双腿发软,畏怯不前……

“胜,大胜……”

“胜,大胜……”

小孩健脾胃的食物
内蒙古白癜病医院
内江哪里有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