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

迪夫评妖女水云烟的瓷片及水云烟诗歌瓷魂网络

2020/09/28

迪夫评“妖女”水云烟的《瓷片》及水云烟诗歌《瓷魂》

水云烟的《瓷片》画画评。

猛一看她的瓷片画,一定会以为是个实物,最起码是个高清照片。

错了,是水女士用手画的。

画得那么逼真。瓷片画,求逼真,就算不上作品了,还要有内涵,能让人读到残缺美。

无疑,她专攻于碎瓷片创作,在意念中构思某个王朝崩塌、宝物玉碎的场景。是的,这些碎片就是美的奄奄一息了。这让人不禁联想到王朝被毁,皇帝被刺,后宫那惊慌成一团的美人们。

谁能说,颤栗的瓷片不是美?

犹如正在哭泣的美人们。

如果美人们中,有人镇定如常,视死如归,以一副残缺而立世,不但美,而且动人了。

这样的残片,会成永远。

它们本身一块块碎裂开来后,又是一个个完整的肌体了。

再看水云烟的这几块瓷片,都已经构成一个完整的作品。它一样具有完整性。

从一个碎片出发,展开想象,就是一种审美情趣,甚至更有趣。

这有点像诗歌创作中日渐红火的截句这种体裁。

也可如一幅摄影作品,只有一个人的一只脚,但是个特别的脚,可以无限打开想像空间。

这些瓷片,是一只碗的?花瓶的?鱼缸的?本来放在后花园的?是怎不小心碎了?

我这么去想,就会听到某个朝代碎裂的声音。

但一块碎瓷,如果能保留至今,这当中又有多少故事啊?

大家都在说水云烟有妖气,是个妖女。据她说,为了追求古瓷表面光泽,她失眠了好几夜,终于在一个月光之夜,找到了一些砂子类的材料,她一试,果然灵验。

如果那夜谁见到她在野外踽行,一定会认定她是个鬼。

如果谁见到她于月色下的宋庄园庭,用笔绘描,而她衣裳飘逸,面容姣丽,静若古画,会真的以为碰到妖了。

瓷魂。

等他带来元朝的那股疾风。

并托起我的身体,飘浮中。

又推进千年时空里被落差挤压成微粒。

在苏麻离青的纹理中飘溢。

流动在酞青蓝微世界里魂。

摸索着自己的骨。

摸到骨头的瞬间。

因此自上周未开始的英锦赛他没有一次来到现场。当地时间周日晚BBC对正在毛里求斯和家人一起度假的赫恩进行了一次采访

身体也在游离中挺拔。

变得坚实厚重。

起身走进历史的瞬间。

风生水起。

伴着骨头破裂的声音。

风顺势裹挟我流入长河。

像水,无形,渗入大地。

在大地几度风雨震荡巨变中。

在时间的保护中保持静默。

听,还有那风声,沙沙沙,呼呼呼。

好大的疾风呀,它竟然。

把按兵不动的我从土里揪出来。

碎片们找寻着支离的部分。

一种疼痛如丝如缕。

痛彻入骨,贯穿起每一片惊魂。

黄冈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3岁儿童肚子胀气小妙招
灰指甲的病因及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