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智能
智能

乾坤召唤第七百五十章来世不惧再爱你中网络

2020/09/28

乾坤召唤 第七百五十章 来世,不惧再爱你(中)

虚空之上,望着水清清等人拉开距离,交头接耳的商量着什么,盘蟒和邪尘却表现的毫不在乎身为邪坤身边的近人,他们比谁都要清楚这件可以説是正源dal终极神兵大化神炉的莫天威力

尽管身为器灵的大化血蟒被封印,但这么多年来,经过邪坤尽心血的努力,血蟒已经从沉睡状态中苏醒,正如邪神封印地出现一道裂口一样,炉内封印同样有着一丝缺陷当年蟒祖初醒,盘蟒就曾与邪坤进入大化神炉内,亲自体会过其内血蟒空间的真正威力,而两人联手倾尽力,终却法将那方虚空破开

"盘尊者,留在毒雾森林的眼线汇报,有一群强者已经进入毒雾森林中围"抬眼,发现对面的水清清等人谈话似乎接近尾声,脸上各是浮现孤注一掷的决然,邪尘的脸色突兀一转,当下闪身窜到盘蟒身侧,语气凝重的道

"这么?是禅乾他们?"听到这话,盘蟒脸上的笑意顿时有些凝固,之前他不是没听邪坤提起过,可后者口中所预算的时间至少还有数个时辰,如今再考虑到眼前虚空世界的时间差,恐怕剩余的时间怕已不足一个xiǎo时

"那些人身上的气息波动皆是不弱,大约数量为十五人,我们的人没敢太过靠近,按现在dal形势来看,怕是只有禅乾带人抵达疑"邪尘轻轻摇头,道

"我这就给主上消息,让他尽抓紧时间!"听到这话盘蟒脸色凝重的diǎn了diǎn头他心底清楚论如何都必须要在禅乾抵达之前安离开毕竟擒拿或重创张浩只是锦上添花的计划,他们的终目标仍是踏入神界

"情况似乎不对,按刚才商量的行动!"

转眼,敏锐察觉出邪尘和盘蟒脸上毫征兆出现的变色,水清清虽然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她清楚事情恐怕似有转机,当下手掌一挥,一前一后与xiǎo强窜身而出金凤青紧紧跟在身后,而梦雨柔和冰遥则直接偏向一侧,跃向高空

"出手将她们拦下,尊主需要二十分钟时间!五煞血阵留四人,让其中一人拦住那紫发女孩!"望着对面冲来的众人,盘蟒轻喝一声,与邪尘分别跨出一步

"嗖"

转瞬间,看到水清清率先与盘蟒碰在一起,身形疾掠途中,距离神炉空间已不足二十丈距离前方突然多出一道模糊的血色影子,使得梦雨柔的脚步不由一顿长剑横档心口前,脸色阴沉

"唰"

只是,并未待梦雨柔有所应对,一根如破空怒龙般的尾巴便携带着尖锐劲风当头朝面前的邪师抽去,随机一道缩xiǎo至仅有五丈长的白色狼影腾空出现

"时间镜像!"

望着眼前出现的狼影,梦雨柔脸色一变这一招乃xiǎo强传承阳族四圣时所习得的一门独有技能,是将体内力劲抽调出,依靠时间法则的延迟时间差,暂时凝聚出一道与本体相连的分身只不过,这种战斗方式不但会段时间内大量损耗力劲,而且还要分心两用,一抵身遭受攻击,所承受的力道同样要反噬给本体,极其危险这几年来,xiǎo强大大xiǎoxiǎo的战斗参加过数次,但用出分身的举动还是第一次,毕竟此手段若面对实力相差不大的对手,疑有着承受双重伤害的致命缺陷

"姐,离开!我来拦住他!"

少年倔强的声音响在梦雨柔的脑海里,让得后者握住长剑的手掌轻微颤抖起来这一刻,她清楚xiǎo强已然是选择拼命了在之前,当看到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接二连三的消失,有的,大多是一种心揪的惋惜和悲伤可真正要见到自己身边的亲人随时会死在面前,终却力去做些什么,这种折磨让人心痛的近乎窒息

"xiǎo强,保重!"

或许,即使与张浩毫牵连,这几位善良的年轻人仍会豁出性命去做些什么,是为了天下苍生,亦或是在见证邪师家族在凡界历来惨人寰行径之后,他们想要还神凡两界一个和平的未来,不愿再看到数家庭,数纯朴的人们,在一次次邪恶的屠杀战争中,妻离子散,哀声遍野而此时的一句保重,是梦雨柔在这样的情形下,唯一能想起的两个字

"唰"

下一刻,xiǎo强的分身直直朝前方的邪师冲去,迎天挥出的巨爪带着厚重的延迟气场率先轰出,眼看面对这一攻势,后者浑身血气涌动,连忙进行抵挡,梦雨柔脚步一diǎn虚空,身躯再次拔高十丈距离,待脱离战圈后,她这才化为一道流光,朝神炉空间方向狂奔而去

"碎空"

望着那一层血色壁障近在眼前,梦雨柔手中大剑刚刚高高举起,眼前的血色涟漪竟直接荡起一片漩涡,一股凶猛匹的吸力顷刻摄身,主动将她拽了进去

"嘭嘭嘭"

此刻,张浩悬于当空,神魂力形成一圈形的防护罩将身体重重裹住,而在其四周,一条大约两丈有余的蟒形生物如鬼魅般,于四面八方疾速游走,出没的位置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如同一缕炊烟般进行着瞬移,每一次他出现的地方,必然精准的毫差错,皆是张浩应对空中攻势之间,神魂护罩防御薄弱的地方[,!]

头dǐng上方,邪坤化身一头蔓延盘旋的巨蟒,仅余下脑袋保持着人形,双臂自蟒身脖颈下方探出,手掌上覆盖着厚重的邪力,每一掌挥出,便自当空压下一只声势浩大的手掌面对那毫不间歇的攻势,张浩浑身黑炎力劲狂涌,双拳轰砸下,已落入绝对的下风,仅剩下招架之力

虽然三方缠斗不过才短短两人商议后决定再偷一辆几分钟时间,但暗里明里的交手近乎已不下百招要知道,这等层面的战斗,每一刻都绝对惊心动魄,尽管张浩依靠魂技和幻体双重修为一直苦苦支撑着,可很明显,他的消耗同样极其庞大

"嗡"

又一次瞬息移动,作为器灵的大化血蟒疑等于这方世界的掌控者,这一次,它张开血盆大口尖声呼啸出一层形波纹重重砸在张浩脚下的护罩上,波纹冲击之下,眼看所撞的面积竟荡起一层紊乱缠斗的涟漪,它刚想闪走的身躯一顿,一双猩红的双眸中顿时浮现些许狰狞的兴奋之色然后那张嘴巴再次畸形的裂开,脑袋猛然一甩,三道由灵力组成的修长毒牙便朝刚才那片护罩的面积爆射过去

"咻咻咻"

三枚毒牙所过,如切割豆腐般直接射入神魂力护罩之内,沿途所过,似是遭遇到强大的阻力,待渗透到躯体近一半长度时,毒牙终被凝滞下来,但即便如此,张浩似是根本没来得及撤回灵识,痛苦的咆哮一声,本要轰向空中的拳头下意识的撤回,重重按在太阳穴位置,身子弓成大虾之状,脸庞因为脑域内传出的剧痛而强烈扭曲起来

与此同时,裹在张浩身躯四周的神魂护罩开始出现剧烈的抖动,几乎紧跟空中邪坤挥落下的一只手掌拍落瞬间,两者刚刚接触,便轰然爆开然后那只血色手掌当空握成一枚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凶猛的力道上身,使他口中鲜血狂喷,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大化血蟒的方向落去

陌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实用的工具。一个实用的工具定然是值得学习的。

"啊啊啊!"

遭受这一重击,张浩眸中铺满的粉色涟漪被震散大半,理智也是在此时清醒不少劲风划过脸颊,目光所过,望着下方大话血蟒身形稿间,模糊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分外残忍的笑意,他狠狠咬牙,丹田内刚被震散的力劲强行沿着经脉涌出,随着双手的牵引,勉强在面前纠缠出六七条黑色藤鞭,凝成一尊破烂不堪的黑盾

这一刻,张浩突然觉得心脏前所未有的得到了解放自踏入绝命空间后与水露儿的纠缠,言语暴躁之间对冰遥三女的喝骂,甚至,胖哥被擒一战后,梦雨柔一条胳膊差diǎn被撕裂,而他暴怒之下,差diǎn对前者动手的一幕幕,像画面的回放,不断盘旋在脑海中

那一双双被泪水覆盖的双眸,一次次失望的叹息,还有数次三位女孩在角落里望着自己时,虽然目光里满是幽怨,却为怕伤害自己而偷偷流泪的场景这些之前一直发现过却根本没放在心上,或是直接被选择忽略的一切,清晰比的倒射在张浩渐渐开始恢复如常的双眸内

"对不起,浩哥哥错了,是我的错!"

这一刹那,当发生的一切自脑海中速明了,似乎眼前下一刻就能冲起将自己撕碎的大化血蟒也已已不再可怕,取而代之的是,张浩心头宛若刀刮般的疼痛那一句句曾经的承诺与脑海中发生的种种画面,还有一张张泪眼模糊的心碎脸庞彼此碰撞,让他内心腾现起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这么多年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生死与共间铸就的情义,终却让他当成了喝骂和侮辱自己心爱女人的资本而她们回应的,只有忍耐,默默的陪在身边此时此刻,张浩根本不敢去想,哪怕一丝一毫都不敢想,自己的行为究竟会伤害了她们多深

"xiǎo子,去死吧!"

蘑菇石
筋骨痛
整肠生的功效与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