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智能
智能

那是令人最纠结的美食美食

2021/01/13

摘要:那是令人最纠结的,最心酸的,最潮湿的故事。听我故事的人,睡着了心还在流泪;讲一回故事要收拾一回湿枕头。

那是令人最纠结的,最心酸的,最潮湿的故事。听我故事的人,睡着了心还在流泪;讲一回故事要收拾一回湿枕头。

——题记

造访龙角古寺,是在一个蜻蜓飞舞的黄昏。踏在通往古寺的那条麻花石小径,在如血残阳下,我目睹的是龙角古寺圣洁庄严的殿堂。耳闻的是古寺白色飞檐下清脆的风铃声和寺里传出的肃穆的课诵……

我突然被古寺震慑了,灵魂在瞬间净化。尘世的喧嚣,生活的中的苦涩,世界的烦恼忧伤全置于身后,一身轻松地走进了龙角古寺……

暮色中的大殿空旷寥远,正是那悠远飘忽的课诵使得大殿如此寥远,也是那课诵,将我置身于恬淡清纯的境界之中……

尽管我不懂课诵,但我的心灵深深被触动了……

僧尼们闭目诵经,专心致志,都不理会世界发生的变化,身边发生的变化……我只好找了个蒲团盘腿而坐,听那抑扬的课诵,听那有节奏的钟鼓和木鱼的敲击。以致不自觉地闭上了眼,静听灵魂深处的撞击……

课诵一毕,僧尼们才陆续安静地走出大殿,无声地消失在屏风后面。最后一个走开的是一个面蒙黑纱巾的女尼,她有一双明净得叫人心慌的眼睛,她风一样地消失在大殿后,主持僧人这才走近我。天色已暮,她是来安排香客食宿的,我这才有幸在古刹一宿,才知道黑纱巾里藏着的曲折得叫人心痛的故事……

老尼拨了拨清油灯,清油灯吐出豆大的火舌摇曳不定。在昏暗的灯光下,她向我介绍了她介绍过千百次,对她来说陈旧发霉的故事。否则,她神情不会那么平静,口气不会那么平淡。

“秀秀是一个好女孩,上苍对她很不公平。公平了就没了今天的故事啰!”老尼上床盘腿坐定,“人有时候在感情上很执着,特别是男女之情,在感情的路上一走,就走不回家啰……”

“秀秀是东树村的人,她和同村的原原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从小伢仔玩到大男大女,是青梅竹马,令全村人的羡慕。自古红颜多薄命,都是美丽惹的祸……”老尼口气透出一丝悲凉,“驾不住北树村闯出个二麻子,二麻子是靠打打杀杀起家的,开了好几十号矿井,家当上亿。有钱人养着几十号狐朋狗友,是方圆百里的‘大哥’。那是二000年七月,唉,牛郎织女快相会了”我眯逢着眼听老尼切入正题。“你睡着了?”老尼看我不动,我动了动身子算是作答。老尼在继续她的故事……

“二000年农历七月初六,东树村的太阳很亮,天也很蓝,鞭炮声从村东头一直响到村西头。东头的张原原和西头的李秀秀送喜帖的日子,酒香醉了整整一个村庄,这对情人在八月桂花开的日子将成眷属。人们都掰指头数着那天将这对新人送入洞房,好好吃一顿喜酒,吃一回喜糖。”

晌午的太阳在八月里也软下来了,二麻子就在八月这个最寂寞的晌午,迈着悠闲的鸭步上了秀秀家的门。秀秀家的老黄狗苦叫一阵之后,在二麻子虎视眈眈的目光里,无奈地小声哼哼,没趣地走回狗窝。秀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在房中不肯出门。秀秀爸和娘,在客厅里陪着笑脸,小心打点着二麻子。两老当着二麻子的面,把秀秀说的一塌括子的坏。好让二麻子放掉惹秀秀的念想。不防二麻子,一板一眼地说:“见了秀秀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二回到阶段1。训练计划推荐1.初级每天100次立卧撑跳老放心,今后我会善待秀秀的,我就喜欢上了你那一塌糊涂的秀秀了。这是今天上门的一点心意。”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秀秀呢?唉,让她哭哭,女孩子哭哭就什么事都抛下了……”二麻子进门就听到了秀秀的哭声,“我今日走了,今日走了……福气,福气呀!”那口气不知道到底是二麻子自个儿还是秀秀捡了个大便宜。

“从那天起,东树村多了一个拿刀的人,一个善良的疯子”老尼半眯着眼,望了望窗外无垠的黑暗,慢声慢语……

“桂子开花了,可怕的事情还是来了。男女双方的家庭合计着,不理会二麻子,原原秀秀一成亲,什么都成了,二麻子不忍也认了,后面的事就后面支使吧!”老尼轻声磕巴了一下,“天晓得,原原居然……

秋天的风把桂香洒了一庄,整个东树村在温软的桂香里沉沉欲睡。大家都默默操持着伉俪的团聚。可二麻子一帮人,把秀秀的花轿堵在屋里出不了西头。熬红眼的原原拿着柴刀冲上去。二麻子的人并不出手与原原打斗,只是树一样一字排开,挡在秀秀家门口。任凭凶神恶煞般的原原、秀秀去闹。

“操你祖宗!”一向文质彬彬的原原,手中挥舞柴刀,向二麻子的人群冲去。二麻子的人便不退让。闪亮的柴刀在人群中忽闪,二麻子的人群里有人应声倒下,但那帮人仍然镇定地挡在原原和秀秀中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儿。直到乡亲们大喊出人命了,把原原往回拉。原原任然挥舞柴刀不依不饶,“娘娘的,砍死你们,砍死你们……”

原原的背影在乡亲们地簇拥下远去,那帮人才不紧不慢抬起躺在血泊中的兄弟,二麻子按住受伤的兄弟的伤口,鲜血还是从二麻子的手指间快活地往外流,二麻子的人仍然不闹,只是抬着受伤的兄弟不紧不慢地走开。将鲜血在东树村洒了一路。

下午起了小北风,狗尾草在草垫上打着寒颤,秋天到了。秋天一到,许许多多的事情总应该有个着落,事情总不能拉到年关带给新的一年,那样不吉利、不祥和。就那北风把原原砍死二麻子人的消息从北树一会儿传到东树。这消息惊呆了东树村的男女老少,大伙束手无策,只早上8点北国电器总店提前平时一个半小时开始店庆大型促销活动。首当其冲的就是 抽号狂抢特价机 环节。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好叫原原避避风头。

那晚,月儿很高,星星很少。他们在约会的老地方,借着月色相拥很久。继而是望着皎洁的月光发呆。秀秀是一个泪人儿,原原木木的。

“我是你的,永远是你的。”秀秀泪眼望着原原:“我现在就把我的一起都给你,无论你今后怎样,我依旧是你的秀秀……”

秀秀自个撕开了衣服,原原听到了那撕裂皮肤的声音,那声音好使原原心痛。秀秀的胴体在月光下无比隽永。原原回过身把秀秀的衣服小心掩上,好像怕弄坏了稀世珍宝,接着摇摇头,“我不能和你厮守终生,我一定会让你完美无缺,只有你今后幸福,我才会快乐。否则我不会原谅自己的……”原原的声音苍老而平静。

“不,”秀秀扑倒在原原怀里,“我们逃,就是浪迹天涯海角,秀秀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不怕苦,也不怕死……”

“好秀秀,我相信你。”拿袖子擦了擦秀秀的脸:“累了,歇歇吧……”

世界除了山风还是山风,旷野万籁俱寂……

当刺眼的光亮唤醒秀秀,原原不知去向。她知道傻原原自首去了。

“后来,原原判了死缓,一桩好端端的因缘就这样给毁了。”老尼叹息了一声:“再后来秀秀就到了古寺。东树离古刹千来里吧,她认为一走就让二麻子再有找不着了。可二麻子还是找来了。良心话,秀秀一到寺里,我不愿接受,她太美丽动人了,应该有无限美满的今后。她性子太烈,否则……暴殄天物呀!二麻子找来后,她服农药自杀过,被我发现得早救过来了。苦人儿命不该绝,还是造孽未满……救过来约一个月,一个大清早,听到小僧尼大叫,我慌忙过去,发现秀秀的脸上还冒着白烟,一张俊脸被镪水烧坏……”

我很想问问,是否是二麻子害的,而我正在伤心处哽咽得无法开口。

老尼自言自语:“如果是二麻子下的镪水,那苦人儿就不算苦了,是她自个儿往自个儿脸上浇镪水……后来二麻子来过一次,知道黑纱里面不再有风景,就不再光顾古寺了……”老尼似睡非睡,如梦呓般:“你睡着了?听我故事的人都是在故事一完就睡着了,睡着了也会在心里流泪,讲一回故事,要收拾一回湿枕头……”

我任凭老尼说,佯装入睡,小心抛下一路鼾声……但我清晰听到隔壁小尼房间,有一遍浅浅的抽噎……

告别古刹,是在一个蜻蜓飞舞的黄昏。我又踏上了来时的那条麻花石小径。在如血的残阳下,我目睹的是古刹庄严洁白的殿堂,耳闻的是古刹白色飞檐下清脆的风铃声和寺内传出的肃穆的课诵……

共 29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单从题目上看,我还以为这是一篇散文作品,及至读到老尼讲秀秀和原原的故事时,这才读出了一点小说的味道。原原和秀秀原本是即将结成伉俪的恋人,却因为当地暴发户二麻子的纠缠,把一桩美好的姻缘就此拆散。原原为了冲开二麻子在他与秀秀家门之间设置的人墙,用柴刀劈死了二麻子的人,自首后被判了死缓。秀秀到古刹出家,二麻子仍然不肯放过,直到秀用镪水毁了自己的容颜后,二麻子才不再纠缠秀秀了。小说情节在老尼的故事中展开,又在老尼的故事中收尾,却圆满地完成了对原原和秀秀的生动塑造。佳作,推荐共赏。【:湖北武戈】

1楼文友: 15:09: 2 一篇情节曲折的微型小说,欣赏了,问候傅玉善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楼文友: 16:12:07 谢谢的点评!

2楼文友: 16:1 :07 的鼓励是创作者的动力!

楼文友: 07:40:45 世间事哪有那么如意哦!守住本心,咬牙活下去,总有云开日出时!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长春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沈阳哪家医院妇科医院好
杭州哪家医院男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