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自媒体
自媒体

深圳6部作品获鲁迅文学奖离开

2020/05/29

第九届广东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颁奖大会6月28日在广州举行,深圳6部作品获奖,分别是:杨争光的长篇小说《少年张冲六章》、杨黎光的长篇散文《我们为什么不快乐》、吴君的中短篇小说《十七英里》、萧相风的长篇散文《词典:南方工业生活》、聂小雨的散文集《鲇鱼须》、于爱成的文学理论专著《新文学与旧传统》。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是全省文艺最高奖项,获奖作品被认为代表了近年来广东省文艺创作的最高水平。

写出他们的疼痛

杨争光的作品《少年张冲六章》是一部关于教育、关于人性、关于道德的长篇小说。小说以少年张冲的成长轨迹为线索,全面而深入地剖析了一个本性纯良的孩子,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少年,在家长、老师、社会不谋而合的“教育”下,如何沦为“失足少年”的过程及原因。表面目前正逐步向笔记本电脑、LCD TV等大中型尺寸LCD背光源市场渗透。看似写一个少年怎样“堕落”,实际揭示的是中国式文化及中国式教育对当代孩子的不当影响和干扰。

杨争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对现代教育的积弊,有深刻的认知和感受,意在通过这部小说揭示和探讨现代教育体制与中国文化根系的关系。杨争光认为,“这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在我们的文化根基,有很多的弊病,也许现在很难改变和扭转,但应引起人们的警觉和救治意识。”

吴君的短篇小说《十七英里》写的是距离:人心的距离,身体的距离,身份的距离。小学老师王家平人到中年,文凭没有优势,不能继续执教,被劝退回家。以前受过自己照顾的小贩做了大老板,住在富人别墅区,于是有了小知识分子到富豪别墅做客的故事。作品描写了知识分子的敏感,在财富面前受到的精神挤压,在富人面前那种不适感。是什么使得知识分子和富豪之间有了鸿沟?作品给出的答案是“社会体系出了问题,社会的主流价值判断出了问题”。

吴君说,“落魄的小人物更合我的眼缘。他只是觉得更想锻炼自己们也有人生的四季、喜怒哀乐和追求梦想的权利,只是机会少得可怜。作家应该是社会的痛感神经,他(她)不能只看到城市光鲜的一面。许多人看到了深圳的高楼大厦,高速增长的GDP,而作家应该关注那些具体的人,关注他们的内心世界,写出他们的疼痛。”

关怀心灵和精神世界

杨黎光的散文《我们为什么不快乐》的主题是,今天,貌似终于搭上全球化的末班车、一脚迈入市场经济社会的中国人却发现,无论拥有怎样的物质满足,都无法给自己带来真实、持久、发自内心的快乐。这就是弗洛姆所说,一个吃饱喝足的人,一个生理上和生物学上的要求都得到满足的人,竟然仍旧不能获得内心的安宁。这岂非咄咄怪事。究其原因,是因为人们没有“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因而也就找不到生命的意义和动能。

“这是一部对大到生命微至生活本质进行终极追问的作品,是一部关怀心灵和精神世界的作品。它与我们每个人有关,与我们切实的心理经验或精神状况有关。”杨黎光认为,人需要一个独立于任何物质的丰富的精神世界,才不会迷失于身处的这个充满欲望和纷扰的世界。这个精神世界由宗教、信仰或者自己坚定的终极价值观所支撑,这样才能举重若轻,宠辱不惊,得失随缘,笑对人生,常常保持一个平和的微微喜悦的心境。

萧相风的长篇散文《词典:南方工业生活》以46个词条串连的个人经历,再现了个人眼中的包括打工、流水线、文娱消费等种种南方生活。 他以个人十年的打工经历所写,以思考现代工业文明为起点,最终所要探求的是生存的理性关系和感性幸福。萧相风告诉,这部作品采用了词典的结构,在写作形式上有所突破。突出了在南方工业城市大形势对于消费者关心的旧机价格评估背景下,在工业生活背景下,还原普通人的血肉和情感。<30岁其实是一道坎/p>

于爱成的《新文学与旧传统》一书,力图解决一个问题,即旧传统如何制约新文学。《新文学与旧传统》一书的贡献,是比较有力地回答了“为什么”,可以说是对一项学术空白的填补。于爱成告诉,他的学术理路可以归结为如下几点:建立在历史美学基础之上对整体论的重视,建立在叙事学基础之上对文本的细读,建立在叙事伦理之上对文化诗学的探寻,建立在文学规律研究之上对跨学科理论的化用,从而实现在文学性、经典性、审美性坚守基础之上,对人类原型、审美心理、类型、集体无意识、民间文化等的人类学关注。当然,归根结底,这种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关注的都是人、人类、人性,人的有限与无限,人类的困境与出路,人性的明与暗、罪与罚、沉沦与救赎等等。这种整体性、折中主义的理论进路,正是他所追求、擅长的,也是不断努力完善的方向。

(:李央)

阜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什么食物排毒养颜祛斑
拉萨白癜风医院